抗议?内讧?NBA罢赛一晚发生了什么?


我们从他们的声音里听了出来。痛苦。愤怒。对正义的绝望呼唤。

有6个孩子的29岁黑人雅各布·布莱克被威斯康辛州基诺沙市的警察连开七枪一事在NBA及其球员中掀起了巨浪。

“为什么总是要走到我们能看到开枪的程度?”周一晚的勒布朗问到。他才刚获得一场季后赛胜利,但完全不能享受其中。

“我的情绪太乱了,”他说,就好像他需要为此道歉一样。

次日晚,快船主帅里弗斯含着泪说,“我们一直爱国,但这个国不爱我们。”他的父亲是一名警官。

周三下午,另一波浪潮在对魔术的首轮季后赛开始前席卷了雄鹿更衣室。

“我来到球馆的时候以为比赛是可以正常打的,”一位雄鹿球员说。

雄鹿教练赛前照常举行了媒体访问。布鲁克-洛佩兹和布莱索等球员还在场上热身。

但在G5开球前不久,雄鹿改变了主意,决定不打。他们愿意牺牲一场季后赛,让对手、联盟及全国其他体育联盟的球队和球员团结起来加入他们。

一位球员说,雄鹿没想到这件事会成为NBA内讧的导火索。

但这根导火索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。

很多人都有一种疲惫感——因为观看枪击案件的视频,因为听到共和党代表大会上的花言巧语,以及球员们感觉自己被囚禁在隔离泡泡中的情绪失控。

“我认为到周四(译注:也就是今天)早上,球员们头脑会更清晰,”一位球队高层说,“但现在,没人知道这将走向何方。”

NBA在周三推迟了三场季后赛。预期周四的比赛也会被推迟。周四上午11点,股东会召开紧急董事会。同时还会有另一场球员会议。除此之外,一切都只是猜测。

雄鹿在没有考虑他们的抗议会把NBA带向何方的情况下就跳了出来。他们没有与其他球员协商。没有与联盟或球员工会协调。当时魔术还在场上热身准备比赛。

当雄鹿很明显不会走出更衣室参加比赛后,一名联盟官员走过记者身旁并评价道:“哇,这可真是个历史时刻。”

在更衣室里,雄鹿球员与威斯康辛州副州长曼德拉·巴恩斯和检察长乔什·科尔进行了视频会话,这是由球队老板马克-拉斯瑞和高级副总裁阿历克斯·拉斯瑞牵线联络的。

在会话进行一小时后,录像剪辑师布雷恩-穆勒走出更衣室,为球员拿一块能写字的白板。

“他们只想知道自己能做什么,”巴恩斯说。“我的意思是,他们对行动召唤都很感兴趣。他们想要一些可以在短期和长期内做的切实可行的事情。他们想把罢赛作为第一步。”

巴恩斯告诉他们,他们应该“推动各级政府采取行动”。他们可以向州议员施压,要求他们对警察改革法案进行投票,该法案是威斯康辛的州长托尼-埃弗斯在两个月前提出的,但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对此没有回应。

球员们想知道为什么对布雷克开枪的警察没有被逮捕。科尔试图解释说,调查还在进行,需要时间,但当他开车经过信号不好的区域时,他的手机断线了。

雄鹿在更衣室里待了三个多小时,才告诉全世界他们为什么选择不打比赛。

“我们很抱歉多花了一点时间,但我们认为作为一个团队,我们最好进行一些头脑风暴,教育自己,不要急于表达自己的情绪。”乔治-希尔说。

正如巴恩斯所建